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十八章:紫翼飛龍





        按菲絲尼亞的說法,也正是割裂者的攻擊這一大優勢,才使得它被列為三星傳奇魔物,否則單憑其它方面的能力,只是一星級別罷了。
        杜迪安沒理會菲絲尼亞的說法,強與不強他自己心里有數。
        轉眼間,十天過去。
        杜迪安和菲絲尼亞一路向前,除了夜晚停留休息外,白天始終保持高速趕路中,即便是穿過深淵魔物的領地,也沒能停下腳步,二人加在一起,只要不涉入魔坑之中,在普通的深淵地區幾乎暢行無阻。
        “就到這吧!”吃完手里的半塊烤肉,菲絲尼亞轉頭望向杜迪安,“再往前面,估計就快到了境外,你也看到了,前天和昨天,我們遇見的魔物數量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再這樣下去,估計很快就會觸碰到邊防的警戒線,現在回頭還來得及,你想看的也看到了。”
        杜迪安吃掉手里的烤肉,站起身來,指向前面的一座數百米高峰,“我們就到那里折轉吧,在那里應該能眺望到邊防,如果這里距離邊防足夠近的話。”
        菲絲尼亞看了一眼,沒再說什么。
        二人迅速吃完東西,然后繼續趕路,不到一個小時,就來到了杜迪安看中的高峰上,在山峰腳下留下一地魔物尸體。菲絲尼亞一邊攀山,一邊說道:“這山上棲息的魔物這么多,估計是什么大魔物的領地,小心點。”
        “就算是深淵,我們兩個也足以斬殺。”杜迪安回了一句,迅速向上攀登,很快便來到了山頂,并沒有看見預測中的魔物領主,而高峰頂端的空氣格外清新。杜迪安抬頭向云層中望去,說道:“你之前說雷鳥是神國豢養的飛禽?這邊防附近的云層中應該棲息了不少吧?”
        在趕路途中與菲絲尼亞閑聊,杜迪安才知道令人聞風喪膽的雷鳥,居然是神國豢養的戰爭魔獸,遍布深淵各地,讓許多有飛行能力的主宰和深淵忌憚不已,就算是深淵之主,也不敢招惹大型雷鳥群,雷鳥棲息在云層中,說是天空中的霸者也不為過,它們群居而行,當一群雷鳥集中發動電力,不亞于萬鈞雷霆!
        這種戰爭魔獸,用在邊防的防空效果極佳。
        菲絲尼亞點頭,“邊防處的雷鳥群數量最多,深淵里的云層上不常有雷鳥群,數量較少,都是散養的,這里卻不同,就算是深淵之主擅自從空中越界,也會被雷鳥給秒殺,至于像我們這樣的,估計十個八個湊在一起,也得瞬間變成灰燼,這不是恐嚇你,是真的。”
        “我當然相信你說的是真的。”杜迪安對雷電的力量有更深的體會,不過,雷電雖強,也不是沒有克制的辦法,絕緣體材料,以及導電裝置,都將成為雷鳥群的克星,他懷疑那七大王者多半便是利用科技的手段,將這些雷鳥奴役,驅使成自己的戰爭利器。
        他忽然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在希爾維亞中建造一座發電站耗資巨大,帶來的供電量卻不多,舊時代的國家電網都是由核電站為主,風能和水能以及太陽能等都不能相比,不過建立的成本小,但占地面積大,這在舊時代沒什么,畢竟舊時代的人口雖多,但全球都是人類的地盤,仍有廣袤的土地供應人類使用。
        但在如今的世界,壁內面積有限,資源也有限,加上天空中被厚重的核塵彌蓋,光線稀薄,最省成本的太陽能發電站效果不佳,只能靠風能和水能。
        然而,這兩樣在壁內也效果勉強,畢竟千米高的巨壁橫亙,在壁內卷起的風力不會大到哪去,甚至大多數時候沒有風,以至于風能發電站的效率極低。水能發電同樣如此,在壁內的水資源有限,供人吃喝還行,再取出部分水資源循環供電,最多建造個五座十座中小型水能發電站。
        而且,壁內土地有限,想要大批量建造,還得壓縮居民生活的區域。
        這些都是最基本的限制,其它材料,人力等各方面,都讓杜迪安很難在現階段大批量制造發電站,因此當初產生的電量,還不足以電死一個深淵。
        要說電源從哪獲取,眼前似乎是個絕佳的電源寶庫!
        他忽然覺得自己以前真傻,擺在眼前的財富卻看不見,無知大概就是如此了。
        “你在想什么?”菲絲尼亞看見杜迪安眼中忽然迸射出一縷興奮的異色,心中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皺眉問道。
        杜迪安回過神來,眼中異色收斂,平靜道:“沒什么,我只是在覺得,有這些雷鳥在,這些異族想要空襲估計是沒戲了,咱們只需要守住地面就行。”
        菲絲尼亞點頭,“沒錯,不過異族也有較強的空中魔獸,不過跟咱們的雷鳥相比,還是太弱了,七王全力栽培的雷鳥群可不是這么容易突破的,而且在神國中有規定,擅自捕獲雷鳥,或是傷害雷鳥,以叛國罪處置!雷鳥是我們神國的戰爭魔獸,也是護國神獸!”
        杜迪安挑眉,“那如果雷鳥先動手攻擊我們呢?”
        “那也不能傷它,反正傷了就是死罪!”菲絲尼亞想也不想地道。
        杜迪安沒再說什么,只是心中越發期待起來,他用透視向前望去,視線頓時穿梭層層虛空,無數的塵埃在視線中被剝離,在天邊極遙遠的地方,一道灰蒙蒙的巨影佇立,隱約間只能看見一道巨大輪廓,似乎也是一道類似巨壁樣的東西,不過聳立入云層,高度令人仰視。
        “那邊就是邊境的防守戰神壁!”菲絲尼亞指向杜迪安看的方向,“以你的視力應該能勉強看到一點影子吧,這戰神壁高萬丈,將邊境完全隔絕,無數的異族和異獸不知有多少撞死在戰神壁上,卻難以撼動戰神壁半分,這是神賜予我們的庇護,也只有神能造出如此偉大的神跡!”
        杜迪安目光微動,盡管先前就聽她描述過,但此刻親眼所見那灰蒙蒙的巨影,仍感到強烈震撼,戰神壁,比神壁多了一個字,但高度卻天差地別,足足有三千三百米高,是神壁的三倍有余!在遍布魔物和異族的土地上,建造這樣的一座巨壁,用菲絲尼亞說的“神跡”來形容毫不為過,這樣的工程絕非人類能夠造出!
        而且,這條戰神壁將整個神國范圍全都包圍,面積廣袤,單是長度,甚至能跟五千年文明的華夏長城相媲美,在舊時代的冷兵器時期,長城對于華夏的作用便等同于如今魔物肆掠年代的戰神壁對于神國的作用,萬丈高度,足以隔絕陸地上絕大部分獸潮的沖擊!
        需要堆積多少尸體,才能攀爬上這道巨壁?
        從高空偷渡的話,又有雷鳥群潛伏在云層中,上下全都固若金湯!
        “或許,制造出這戰神壁的家伙,真的能稱作是‘神’!”杜迪安心中暗道,在這一刻他忽然不輕視這里的人相信神靈的迷信了,任誰見到如此雄偉的建筑,如此人力難以辦到的神跡,都會相信神靈的存在,仿佛這戰神壁的作用,就是告訴世人,神是存在的,而它們便是神遺留下的東西。
        “這么高的邊境戰神壁,那些異族還能闖過來?”杜迪安想到菲絲尼亞說的邊境常年死傷無數,心中對境外的異族頓時有了一個更清晰的印象。
        菲絲尼亞點了點頭,嘆氣道:“異族的強大遠超你我的想象,從小我就聽長輩們說起過,異族們雖然無法破壞戰神壁,但怪力眾多,防不勝防,單說那巨魔異族,它們擅于攀爬,這戰神壁雖然陡峭,但在它們手里猶如平地,最終還是要靠壁上的戰士來對抗。”
        杜迪安點頭,對有些魔物而言,一千米和三千米的高度的確沒什么兩樣。
        “看夠了么,我們該走了吧。”
        “好吧。”杜迪安看了一眼那灰蒙蒙的壁影,轉過身,跟菲絲尼亞一同下山。
        嘶!
        就在這時,遠處云霧中一道黑影飛速馳騁而過。
        杜迪安和菲絲尼亞頓時駐足望去,這黑影飛得極快,轉眼間便來到二人頭頂上空,菲絲尼亞驚呼道:“紫翼飛龍?!難道是邊防使?”
        杜迪安也看清了這黑影是頭飛龍,不過跟他在希爾維亞中仰望到的飛龍有些不同,那飛龍似乎是淺黃色,而這只是紫黑色,體格也更加碩大,在知道雷鳥是神國豢養的戰爭魔獸后,他也明白了飛龍不被雷鳥攻擊的真正原因,都是同一個大佬手下的馬仔,哪敢互斗。
        在二人仰望時,紫翼飛龍陡然間俯沖而下,身體盤旋著,折轉回來。
        杜迪安和菲絲尼亞臉色頓時變了,很快,這折轉回來的紫翼飛龍徑直朝山上的二人飛來,龍翼卷動的強風刮動山林樹木,全都彎下腰,像是臣服的子民。
        杜迪安知道逃已經來不及,和菲絲尼亞一起站著沒動,近距離地看著這頭紫翼飛龍,杜迪安忽然覺得先前遇見的極寒冰龍也不過如此,后者的體積甚至更小一號。
        這時,杜迪安也看見了龍頭上立著的三道身影,穿著奇異的服裝,有一人后面披著猩紅披風,在狂風中飄揚翻飛,發出抖動的聲響。
        兩男一女,全都是三十多歲左右,散發著強大的氣息,而且都沒有散發出熱源波動,這也是杜迪安第一時間沒注意到的原因。
        杜迪安知道,不是只有冷血型魔痕才會使人隱藏熱源,在神國中不缺一些秘典,諸如狩魔龍族的《龍血術》,便能控制血液,隱藏熱源。
        “兩位深淵?嗯?這是……尸王?”三人目光掃視而過,一眼便看出杜迪安和菲絲尼亞的實力,這讓杜迪安心中一沉,他可是隱藏了熱源的,菲絲尼亞同樣如此,而且,這三人看到了海利莎,這讓他心中升起幾分危機感。
        “你們是哪座神壁的?”為首的一個手里杵著巨劍的成熟青年問道,他剃著寸頭,目光中充滿銳氣,說話聲很沉穩。
        杜迪安還未開口,便看見菲絲尼亞遞來的眼神,然后便閉上了嘴,只聽菲絲尼亞上前一步道:“三位大人,我是血棘軍團第五小隊隊長,菲絲尼亞,在這里執行任務,中間遇見一些事,我的勛章掉了,這是我的血紋!”說完,挽起一條袖子,在她胳膊處有一個血紅色的紋身,是一朵毒刺纏繞的荊棘花。
        三人看見她的血紋,眼中的寒意稍淡了許多,左側的高挑女子輕聲道:“這尸王是怎么回事,怎么不攻擊你們?”
        杜迪安神色不變,低頭道:“三位大人,這尸王是我們執行任務時遇到的,用特殊的辦法遏止住了她的行動能力,準備帶回神國上交。”
        菲絲尼亞轉頭看了杜迪安一眼,眼底有一絲異色閃過,她已經做好準備一旦杜迪安暴露,就將杜迪安出賣的打算,沒想到杜迪安在這短短片刻間就想到了說辭,上交神國?她早已看出,杜迪安將這位尸王看得比他自己的性命還重要,從平日里望去的神色舉止就能看出,多半是以前的親人愛人。
        對于這樣的事她見多了,不少癲狂之人對自己被感染的親人和愛人仍不死心,將其禁錮,拘留在身邊,甚至不惜將對方的手腳斬斷,只留下一個身體,就為了留在身邊。
        不過,她知道杜迪安跟這些人不同,甚至這頭尸王也跟其它的尸王有所不同,只是具體有什么差別,她卻不知道,但她知道這是杜迪安身上的大秘密。
        三人聽到杜迪安的口音,神色微動,為首的寸頭青年道:“你不是神國的人?”
        杜迪安點頭,“我還沒加入血棘軍團,這次回去便準備加入。”
        菲絲尼亞也出聲道:“三位大人,他是從神壁中出來的人,準備加入血棘軍團。”
        三人看了杜迪安一眼,沒再說什么,對于旁邊尸王的事,三人也沒深想,畢竟控制尸王這樣的事,在神國都無法辦到,但是廢除尸王行動能力的手段,卻不是什么難事。
        “時間不早了,我們還得趕路。”另一個沒開口的中年人說道,他一只眼睛閉著,似乎是瞎子,只剩獨眼。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千炮捕鱼破解版内购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官网 一部手机每天稳定收入 体彩网大乐透走势图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记录 微信捕鱼签到一天10元 股票分析中国银行-历史交易数据-收盘价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 股票连续放量下跌 澳洲幸运8历史开奖记录 黑龙江22选5福彩开奖结果 篮球场多大 皇家棋牌平台? 双色球开奖官网 体彩快乐扑克中奖规则 80楼网赚论坛 炒股成功的人有多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