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十五章:回來了





        祈禱一如既往地失效。
        當杜迪安潛入到總部的第三棟實驗室旁邊時,他的周圍便出現了十幾道身影,將他團團包圍,清一色的拓荒級高手,暗處還有兩位熱源旺盛的主宰冷眼旁觀。
        “你是什么人?”其中一人冷喝。
        杜迪安心中嘆了口氣,抬頭道,“你大爺。”
        ……
        ……
        王城中央巴克爾居住的王宮旁邊,一座大公爵府邸比鄰而落,莫妮卡靠在自己三米六寬的粉色大床上,修長的身體顯得十分嬌小可人。她穿著橘黃色的睡衣,手里翻著威林詩人的詩集,這是她最喜歡的詩人,浪漫的詩歌和優雅的文字,讓她喜愛無比,甚至是迷戀,每晚睡前都會看上幾篇。
        這幾天煩心事很多,到了此刻凌晨三點的時候,她依然毫無睡意,于是翻看詩歌,煩躁的心漸漸地歸于寧靜,很快便拋開了雜念,全身心地享受在詩歌中爛漫而至真的愛情故事里。
        然而,詩才看到一半,一陣短促的腳步聲卻匆匆上樓,盡管還沒敲門,但已經將她從那份美好的寧靜中拉回到現實里,她嘆了口氣,眉頭皺起,將詩集放到床頭柜上,靜靜地等著門開。
        咚咚!
        “進來。”
        門開了,看上去七十多歲頭發花白一身燕尾服的管家斂目低頭,緩緩踏入房間一步,向床的方向欠身道:“小姐,有件急事要向您稟報。”
        “蘭叔請說。”莫妮卡輕聲道,她知道,如果不是急事的話,在這個時間點,管家‘蘭叔’早已睡了,根本不會過來找自己。
        “剛得到暗報,神殿總部那邊發來急救請求,有人侵襲,希望小姐派人增援!”管家低聲道。
        莫妮卡微微一怔,她還以為是王宮那邊的事情,沒想到居然是向來低調的神殿出了事,而且還是神殿總部那邊。陡然,她心底閃過一道猙獰的陰影,眼皮微微跳動,道:“有人侵襲神殿?他們那里的兵力不弱吧,這些年神殿積攢了不少死士,主宰都有一二十個,難道入侵的是深淵?”
        “應該是的。”管家點頭,同時看了一眼莫妮卡,盡職盡責的臉上露出幾分關懷,“小姐,莫非是您上次提到過的那個外壁人?”
        “有可能。”莫妮卡目光微微閃動,沉吟片刻,才道:“派人告訴神殿,我會馬上帶人過去增援,讓他們堅持住,另外,先前我跟你說的防衛計劃,馬上啟動,這人實力非同小可,就算是巴克爾和霍萊尼都在,我們三個人加起來也未必能穩贏他!”
        先前她還有些瞧不上杜迪安,但經過伏擊極寒冰龍時杜迪安的表現,她原先的認知早已被打破,而且她知道,杜迪安不是一個人,他還掌控著一頭深淵級的尸王!
        管家聽到莫妮卡的話,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派人回復等同于給神殿一個安慰罷了,莫妮卡已經將神殿舍棄了!
        “你終于還是回來了,那頭老龍居然沒能殺死你……”莫妮卡目光深沉,纖指攥緊,溫暖的被窩中傳來一陣寒意。
        ……
        ……
        天蒙蒙亮。
        王城的某間小旅館中,一間單人房里,戴著紫色面紗的海利莎端坐在床上,姿勢沒有變化過。杜迪安將沾滿鮮血的外套脫下,丟到房間一角,這時房門聲響起,他拉開門,外面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小丫頭,睡眼惺忪的樣子,打著哈欠,端著一盆熱水,有些不悅地道:“客人,您要的熱水。”
        “謝謝。”杜迪安隨時丟出兩枚銀幣彈到她手里,在少女愣神時,門已被拉上,杜迪安端著熱水來到房中,用角皂搓手,洗得很仔細,然后將臉上,頭發全都洗了一遍,等洗完后,水也變得混濁了,顏色暗紅,如果伸手去撈的話,還有些許肉末碎片在水里。
        坐在床上的海利莎微微偏動腦袋,看向杜迪安洗手的水盆。
        “餓了?”杜迪安看見她的反應,才想到來到王城后還沒帶她吃過東西,心中頓時一陣慚愧,再次出門,卻見先前的小丫頭還待在門口沒走,不禁詫異。
        少女看見杜迪安開門,臉上露出一絲驚喜,連忙上前道:“先生還要什么吩咐?”
        “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找你?”杜迪安饒有興趣。
        少女嘻嘻一笑,指了指下面的門縫處,“我看你里面燈亮著,想著你會不會還有什么事要做,所以就在這里等了一會兒。”她的態度跟先前天差地別,隨手打賞兩枚銀幣讓她知道杜迪安是位款爺,如果還能幫杜迪安做點什么事,興許又有打賞。
        杜迪安有些感慨,誰說底層的人是愚民?他們未必愚,只是“民”罷了。
        “給我準備二十份牛排,另外這盆水拿去倒掉,倒在廚房后的臭水溝里,然后再用這盆給我打盆熱水過來。”杜迪安交代道。
        少女目瞪口呆,二十份牛排?這是什么胃口?她再次被杜迪安的財大氣粗震撼到,很快反應過來,忙不迭地答應,接過杜迪安手里的水盆就離開了。
        杜迪安也關門回房,并不擔心這小丫頭看見盆里的血,這時天微微亮,旅館內為節約,將通道里的油燈全都熄滅了,里面光線昏暗,根本看不清水的顏色。
        很快,牛排和熱水都送了上來。
        杜迪安沒讓小丫頭進門,接過東西回房,順手又拋給她兩枚銀幣,當作聰明的嘉獎。
        杜迪安將牛排喂給海利莎,連喂了十份,見她小腹為鼓,腸胃里也塞滿了,便停了下來,端起剩下的十份自己吃了,這一夜連續的戰斗,他的體力消耗巨大,也需要適時補充。
        “沒想到,這里對荒神的研究已經進行得這么深了,還從舊時代遺留的遺跡中得到了顯微鏡之類的高級實驗器材,難怪會讓神殿的主人滋生出這樣的野心,看到的太多,心就越難滿足……”杜迪安喃喃自語,說到這里,不禁想到了自己,要說最難滿足的人,應該是自己吧。
        畢竟,見識過舊時代的繁華,乃至是璀璨的星空,如今卻蝸居巨壁,茍延殘喘,無論如何都難以忍受,不過他知道,如果當初沒有入獄,或許自己也會像溫水煮青蛙一樣慢慢地習慣,人生總是會不經意拐入一個始料不及的岔道,卻很難再繞回正途。
        杜迪安輕嘆了口氣,用盆里的熱水將身體再次清洗一遍,手指摩擦在肌膚上的時候,腦海中卻不由自主地浮現出神殿總部中的畫面,當潛行暴露時,就已注定了結局。
        神殿總部的收獲比他想象的還要大,當看見那些塵封在記憶中的舊時代高級實驗器材時,他當時就激動了,有這些實驗器材,他就能研究海利莎的細胞結構,這是真正了解“她”的第一步。
        但看完神殿總部的部分絕密資料后,他便失望了,他甚至有些痛恨這神殿的主人,野心太大,對方不單是研究了荒神,同樣也沒放過行尸。
        神殿主人通過實驗儀器研究了行尸病毒,以及行尸構造,實驗極其詳細,想必荒神遺體的珍貴實驗素材,行尸卻是一抓一大把,即便是尸王,對神殿而言也能輕易培育出來,只是沒有控制的辦法罷了。
        無論是性別差異,年齡差異,身體完整度差異等等諸多類型的行尸和尸王,都成為神殿研究的對象,但最終的結果卻讓杜迪安大失所望。
        他知道,即便是自己親自操作,也沒辦法做得更好,這些實驗器材只能深層解析行尸和病毒的構造,而解析的結果神殿已經替杜迪安完成了。
        依照神殿的實驗記錄,病毒是一種極強的侵略性病菌,具有流感病菌的傳染性,卻不像任何一種流感病菌,它能侵略的對象也不單單是人類,所有的生命體,基本都會在病毒面前投降,這里指的所有,包括了陸生動物,水生物,甚至是細小的寄生蟲等等。
        通過病毒的研究,神殿推測出,一些被稱作賜名魔物的特定魔物體內的寄生魂蟲,很可能便是病毒造成!
        而這些具備寄生魂蟲的魔物,便是病毒感染了該魔物導致,這些魔物就相當于是魔物中的行尸!
        不過,這個結論并非完全成立,因為有一點是神殿無法解釋的,那就是這些賜名魔物并非像行尸一樣毫無理智,毫不畏懼,見血而狂!
        而且恰恰相反,許多賜名魔物的智力,比普通魔物要高得多,奸狡無比!
        而據神殿的實驗觀察,一旦被病毒感染,細胞將會迅速變異,膨脹,分裂,強化,當涉入到新鮮的基因時,會再次膨脹,分裂……這也是為什么行尸會見血而狂,通過吃肉便能不斷變異成長的原因,對它們而言,只要有新的細胞進入體內,就能通過分裂和強化這些細胞,增強自身的力量,甚至有些細胞在分裂過程中,會融入體內,從而導致有些行尸在進化變異的過程中,出現了不同的形態。
        有的是鐮刀行尸,有的是體格極其巨大的行尸,也有像猴子一樣長著旺盛毛發的行尸!
        關于這一點的原因,神殿也沒有結論,但杜迪安看到后卻有所猜測,很可能病毒對細胞的作用并非簡單的分裂和強化,而是更深層的基因密碼重組,甚至是他也不知曉的變化,而這些便使得原始基因相近的細胞出現重合,所以能夠促進行尸變異,改變形態。
        同時,杜迪安想到在希爾維亞中某位魔物研究所歷史上曾出現的一位喪心病狂的研究員所進行的實驗,采用人類和魔物,以及野獸三種“飼料”來喂養行尸,從而發現在吞吃人類時,行尸的形態變化最慢,但力量增強的速度最快,而吞噬魔物時,力量增強的速度較快,同時形態會迅速發生漸變。
        而吞食野獸,相對來說效果最弱。
        結合這個實驗,杜迪安對行尸的了解更深了許多,不過,這依然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看到的是如何剔除病毒,如何讓基因復原,讓海利莎恢復曾經的意識,甚至,他都不知曉,那份曾經的記憶是不是還在她的腦海,他不敢深想,就像不愿去觸碰自己最恐懼的東西一樣。
        讓杜迪安略微好受一點的是,神殿內的高級實驗器材并非全部能用,有不少早已損壞了,不知是出土時就壞了,還是后來實驗時被破壞了,另外還有一些實驗器材,則因為缺少啟動電能而被定義為“損壞”,他只有將這些帶回希爾維亞,才有可能修復好。
        畢竟,這里沒有電,而且超級芯片中關于這些實驗器材的制造,他無法全都背下,還得照著芯片上的知識去做才行。而超級芯片就在希爾維亞,被他藏在一個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地方。
        他并不打算就此帶上這幾臺實驗器材返回希爾維亞,第一是這些器材最多只能讓他了解到行尸的構造和病毒的構造,而無法從根源上解決海利莎的情況,這就像給了一雙更清晰的眼睛,可以看出傷口在哪,但縫合傷口的手術刀和治愈的藥,卻不是能靠這幾臺實驗器材能造出來的。
        所以他寧可不看。
        他不愿看到讓他更加絕望的事,不想看到最后的希望破滅,更不想背負著絕望去尋找著自己都不相信的解決辦法。
        畢竟,哪怕現在手里有了舊時代所有的高科技器材,他也沒希望能恢復海利莎,這涉及到的層面,即便是舊時代最頂尖的醫學和生物學,都無法辦到!
        唯有科技再次突破,比如,破解出冰湖內寄居著極冰蟲的飛船內的科技,興許有希望。
        那畢竟是外星科技,能遠到地球上來,至少證明某些方面比地球先進!
        而這些外星飛船的科技,甚至是破解后的科技,他相信在神國內絕對存在,尤其是從菲絲尼亞那里得知神國內的七大王者,以及深淵之主等存在后,他就更加堅信了,有這么多強者聚集的地方,怎么可能沒有從深淵中打撈出幾艘外星飛船?說不定神國早在上百年前就已經開始進行這些研究了。
        而他此去神國,一旦有機會接觸這些,就等于是乘前人陰涼,遠比他自己孤身一人去搞有效率得多。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千炮捕鱼破解版内购 陕西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国际实业股票 湖北11选5任二遗漏表 20组三中三 同济科技股票行情 怎么能在网上赚钱 股价2元左右的股票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 安徽体彩11选五走势图牛 短线股票交流群 日化投资理财平台 融资买入股票的规定 体彩广东11选五规则 黑桃棋牌手游官方网 2019平特一肖怎么算 北京麻将有几种胡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