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零一章:轉變





        “但愿少爺能夠想通,生離死別雖是人間最大悲痛,但人人都會經歷,人生難免會有缺憾,有無可奈何的事,但生活不會就此停止,希望他不會就此頹廢下去。”諾伊斯目光憂郁,低聲說道。
        卡奇點頭,“監獄里那么痛的折磨,都沒能將他擊垮,他應該不會被這打敗。”
        諾伊斯苦澀地道:“對意志薄弱的人來說,容易被外界壓力擊垮,但像少爺這樣意志堅定的人,殺不死他的只會讓他更強大,但能毀掉他的,也只有他自己。”
        卡奇微微沉默,望著緊閉的門,沒有言語。
        房間里,海利莎靜靜地坐在椅子上,在她腳前的地毯上,坐著一個頭發散亂的邋遢身影,正是杜迪安,短短七日,他的嘴邊卻有胡渣長出,顯得有些滄桑,他的目光中帶著幾分憂傷,抬著頭,望著面前的海利莎,他將手撫在她的膝蓋上,感受著那光滑卻冰涼的膝蓋,心中有一絲絲抽痛。
        雖然他沒有抱太大希望,能夠從魔物研究所的實驗中找到治療行尸的方法,畢竟如果這樣的方法存在的話,魔物研究所早就使用了,這絕對是對人類百利而無一害的好事,但魔物研究所并沒有使用,所以他早就心中有底。但是,他依然懷揣著一份希望,認為即便沒有成型的治療方法,也至少能從中找到一些發展的方向和眉目,或是能激發自己去探索的方法。
        但是,這些都沒有。
        所有的實驗,全部以失敗告終。
        而且這些實驗很完整,即便是讓他來做,也很難做到更好的地步。
        真的毫無希望嗎?
        他望著她,心中反復地問著自己。
        盡管他不愿去想,不愿承認,但他心中殘存的一絲理智卻告訴他,生與死的界限,是多么的遙遠,是多么的不可逆!即便是舊時代的全球首富,也不能向死神買到自己的生命!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海利莎的情況,但他不愿去想,不愿相信,可是他心中卻一直都知道,他甚至痛恨自己知道的太多,如果能夠像這個時代的人一樣,愚昧一點,迷信一點,或許還能繼續懷抱希望。
        如果能讓她活過來,他寧愿相信有神。
        甚至愿意祈神。
        魔物研究所的這些實驗資料,讓他承認了現實。
        真的回不來了。
        他想到初次跟她見面時,這個女孩俏皮淺笑的模樣,想到后來再相見時,她貴為圣女時尊貴冷艷的模樣,還有在荒區冰窟中,相互依偎扶持的柔弱模樣,如果時光能夠逆流,他多么希望,能夠再回到那個冰塊砌造的壁壘中,那是他記憶中最溫暖的地方!
        然而,時光不會逆流,就如同人死不能復生。
        這都是不可逆,只能靠自己適應。
        可是要適應失去,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
        在這適應的過程中,時間卻不會加速,依然緩慢地流著,似乎一切與它無關。
        杜迪安仰望著她的容顏,那美麗的,像冰凍過永不褪色的芳容,讓他感覺很想哭,但卻哭不出來,似乎所有的淚水,都早已流光。
        他的目光慢慢變得空洞,湊近到她的膝蓋處,將腦袋枕在她的腿上。
        也不知過去多久,他感覺到頭發上有一只輕柔的手掌在溫柔的撫摸,頭發被慢慢撥弄,這舒服的感覺,讓他沉醉,不愿睜開眼,然后他聽到了一陣溫柔的聲音,在他頭頂輕柔傳來,“地上涼,起來吧。”
        這熟悉的聲音,熟悉的口氣,他心中顫抖,慢慢地睜開了眼睛,抬頭望著她,卻看見海利莎依然保持著先前的模樣,再一看她的手,也依然是先前垂落在兩旁的姿勢,似乎一切都是錯覺。
        然后他便看見眼前有些模糊,抬手一抹,臉上濕濕的,全是淚水。
        他看得笑了,笑著笑著,忽然抱住她的腿,嚎啕大哭,像孩子一樣痛哭出聲。
        他哭得是如此傷心,聲嘶力竭,他哭著哭著,不禁想到,她會不會看見自己這般傷心的模樣,像在夢里那樣來安慰自己?
        這想法讓他淚如泉涌,他抬頭看著海利莎,看見的依然是那張始終不變的冷漠表情,沒有一絲變化,再也不能回到從前。
        許久,許久。
        杜迪安慢慢地平靜下來,他從地上慢慢爬起,坐到海利莎身邊,環顧著整個空蕩蕩的房間,這里面裝飾得極其奢華,他看著看著,忽然想到,這個世界人類可以進化到拓荒者這樣的程度,完全打破了舊時代人類的認知觀,那為什么自己還要理會舊時代那些所謂的“理智世界觀”呢?
        什么又是理智?
        不情感用事就是理智嗎?
        還是說遵從世界觀的基本認知來判斷,才是理智?
        如果是這樣,既然行尸這樣的東西都存在,那些天外入侵者都出現,自己為什么還要遵從地球上人類的世界觀來判斷?
        想到這里,他黯然的眼中漸漸煥發出光彩,他想到自己以前對黎塞留說過的話,誰也不能證明神的存在,因此,誰也不能否認神的存在。
        既然如此,誰都不能證明靈魂的存在,那么,誰也不能否認靈魂的存在!
        在這個世界,如果告訴他們有飛機,沒人會相信,科技總會打破原有的世界觀,既然如此,當科技繁衍到更高層次時,為什么不能讓死人復生?
        他越想越覺得有理,同時感覺到一股蓬勃的動力在體內煥發,想要馬上大干一場的沖動,他向身邊的海利莎用力地說道:“就算所有人的實驗都是失敗,我也一定會成功!我一定會將你救回來!”
        海利莎默默無言。
        杜迪安深深凝視了她一會兒,站起身,將書桌上撕碎的實驗資料撥開,目光一掃,看到門外的諾伊斯和卡奇二人,此刻二人正在小聲交流,但聲音雖小,他卻能聽得很清楚,他說道:“你們兩個,進來吧。”
        聽到房間里忽然傳來的聲音,諾伊斯和卡奇嚇得一跳,隨即驚喜無比,立刻上前推開房門,頓時看見房間里一片狼藉,地面散落著雜亂的書籍,諾伊斯看了一眼,抬腳從這些書籍的空隙處落下,瞅了一眼旁邊椅子上坐著的海利莎,然后看向杜迪安,卻發現短短七天不見,幾乎有些認不出面前的杜迪安了。
        卡奇也有同樣的感覺,雖然以人體的生長速度,七天的變化極小,但他們卻覺得,杜迪安跟以前完全不同了,雖然外表變化不但,但氣質似乎換了個人一樣,如果非要形容的話,以前的杜迪安給他們一種運籌帷幄的智謀少年的感覺,但這一刻的杜迪安,卻像一個俯視天下的王者,似乎再無任何懼意。
        “少爺?”諾伊斯小心翼翼叫了聲。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態度溫和,道:“怎么,先前吼你一下子,現在怕我了?”
        諾伊斯微微愕然,沒想到杜迪安會跟他開玩笑,他反應過來,忙道:“沒有沒有,我怎么會生少爺的氣呢,是我不懂事,冒然打擾了少爺。”
        “讓你們擔心了,我沒事。”杜迪安平靜地道:“你們在外面不是說給我準備了大餐么,剛好我現在餓了,哦,叫人過來把這里整理一下,那些壞掉的書別扔了,我還有用。”
        諾伊斯和卡奇面面相覷,忙點頭應諾。
        杜迪安踏出房間,跟著諾伊斯來到餐廳去用餐,七天沒吃,他的確早已餓壞了。
        在吃的同時,他想到上次中毒的事情,邊吃邊問道:“上次那個工人的遠方親戚抓到沒?”
        諾伊斯垂手站在一旁,聞言立刻回答道:“少爺,那人的遠方親戚找是找到了,但找到時人已經死了,似乎是自刎。”
        杜迪安哦了一聲,并不意外,道:“那這件事的后續有沒有什么線索?”
        諾伊斯臉色尷尬,道:“目前還沒有,我派人插了這人近幾個月來接觸過的人,但都沒有留下什么線索。”
        “這么說,這件事到這一步就斷了?”
        “……是,是的。”諾伊斯回答得有些難以啟齒。
        杜迪安大口喝下一勺湯,含糊著道:“這件事暫時先放下,敵暗我明,要揪出他們很難,還好這些人不夠聰明,沒有借此機會,故意留下線索誤導我們,否則我們還會成為他們手里的武器。”
        諾伊斯見杜迪安似乎渾然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跟先前的態度截然不同,不禁怔道:“少爺,那這件事就這么不了了之了?”
        “也只能這樣了。”
        諾伊斯愣住,心中有些不忿,“這些人差點害得少爺您出大事,咱們就吃了這個啞巴虧?”
        “我們已經坐到這個位置上了,吃點啞巴虧不也正常?”杜迪安安慰他道:“得到什么就該付出什么,以后自己小心點就是,他們這次沒得逞,估計下次還會繼續,只要小心提防,遲早他們會主動送上門來的。”
        諾伊斯微微咬牙,心中感到愧疚和自責,道:“少爺,下次我一定會更加小心的,絕不會再讓他們得逞!”
        “嗯。”杜迪安點頭,態度認真了許多,拍著他的肩膀,道:“為了懲罰你,從今天開始,你得跟著我學喝白酒,我可不會因為這些小人而戒酒的!”
        諾伊斯微微張嘴,卻無力反駁。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千炮捕鱼破解版内购 彩库宝典下载2016 至尊娱乐棋牌害死人 七乐彩选号10种方法 贵州11选5 连云港股票最新公告 官方516棋牌游戏中心 舟山体彩飞鱼官网下载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股票代码查询 九游棋牌大厅手机版 …? 慧投金融配资 平特计算公式规律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彩之家 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炒股票是什么意思 江西十一选五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