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黑暗王者 > 第六百九十章:反噬【第二更】





        杜迪安自然不會選擇冒險,截取自己體內的神化寄生魂蟲,但他手里還有兩只割裂者魂蟲,可以用這兩只魂蟲來制作狩魔器,再取一滴神化魔痕的鮮血即可!
        只取一滴魔痕鮮血的話,幾乎沒什么危險,而且借助這滴鮮血內的神化基因,不但能讓他跟狩魔器保持一體,還能慢慢同化狩魔器的品質。
        畢竟,他的是神化割裂者魔痕,跟普通割裂者魔痕相差極大。
        但是按照海利莎跟他說過的話,時間久了,狩魔器會跟身體慢慢同化,即便這次是用割裂者魔痕制作的狩魔器,用得久了,也會慢慢蛻變為神化割裂者狩魔器!
        “既然這方法能行,就這么辦吧。”杜迪安說道:“截取魔痕是制作狩魔器最耗時的一關,現在不用截取魔痕,半個月內足以夠你制作出狩魔器了。”
        波蘭微微苦笑,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不吃不睡,勉強能辦到吧。”
        杜迪安沒有理會他的叫苦,有他的協助再加上叫來五星煉金術士給他打雜,半個月綽綽有余了,他向波蘭招手,道:“把需要的材料寫成清單,我現在就叫人去安排。”
        波蘭嘆了口氣,邁著疲倦的身體走到杜迪安的書桌前,拿起杜迪安遞過來的筆,彎下腰,思索一下,便寫了起來。
        片刻后,等波蘭寫完,杜迪安將單子拿起過目了一遍,雖然他也看不出有什么毛病,但至少能不懂裝懂一下,同時從上面的一些材料,也能或多或少看看制作狩魔器的秘密。
        看完后,他將單子交給一旁的諾伊斯,“去置辦了。”
        “是,少爺。”諾伊斯恭敬點頭,領過單子,轉身退下。
        等他離開后,杜迪安向波蘭道:“之前時間緊迫,還沒有問過你,我記得你說,兩百多年前最早察覺出神漿的作用,是看見有人誤食靈魂結晶,從而身體冰晶化,是吧?”
        波蘭低頭道:“是。”
        “這種冰晶化的身體組織,算是尸化么?”杜迪安凝視著他。
        波蘭微微搖頭,“跟尸化有所區別,尸化后體內的組織會凝凍,但冰晶化的身體,會慢慢失去血肉組織,轉化為一種特殊的寒冰組織,這種寒冰跟水凍結的冰塊又有所不同。”說到這里,他頓了一下,眉頭皺起,措詞片刻,道:“形容起來的話有點難,你應該知道,水凍結的冰塊,是沒有生命的,融化后又是水,但這種冰晶化的組織不同,它不會融化,而且是有生命的。”
        “有生命?”杜迪安看著他,“怎么定義的?”
        波蘭苦笑,道:“這個講起來有點難懂,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具體跟你形容。”
        “你的表達能力挺差。”杜迪安評價道,心中卻暗暗思索,自己左手的冰晶化,的確跟他說的一樣,不管遇上多高的溫度,都不會融化,但會帶來暖意。
        “這種冰晶化的身體,能夠治療么?”杜迪安再次問道。
        波蘭搖頭,“暫時還沒有找到治療的辦法。”
        “兩百多年前那些身體冰晶化的人下場是什么?”杜迪安瞇眼道。
        波蘭臉色微變,微微搖頭,“不知道。”
        杜迪安注意到他的臉色變化,眼中閃過一絲寒光,道:“事到如今,還要跟我撒謊么?”
        波蘭臉色難看,低頭不語。
        “真的不說?”杜迪安逼視著他。
        波蘭低頭默然。
        “別忘了,你的家人還在我手里。”杜迪安冷聲提醒他。
        波蘭臉色變化,緊緊攥著手指,低著頭,沒有吭聲。
        杜迪安微微挑眉,沒想到這樣逼他都不說,心中有種不妙的預感,難道說這件事隱藏著大秘密?
        他思索半響,仍不得解答,深深地看了波蘭一眼,沒有繼續在這上面刨根問底,反而會暴露自己沒有劫持他家人的事情,他換了一個問題,道:“你們搞研究的,怎么沒有自己殖入魔痕,增強體質?這樣的話,至少思維更加敏捷,壽命也更長久吧?”
        這是他覺得奇怪的一點,不過在他心中始終覺得,殖入魔痕到身體中,帶來的似乎并不僅僅只是力量!
        尤其是看見那扭曲的小蟲子鉆入體內,形成魔痕烙印時,更有一種莫名的奇怪感覺,既是恐懼,也是一種說不出的失落感,就像失去了極其重要的東西。
        波蘭見杜迪安沒有繼續追問,攥緊的拳頭稍稍松開,他生怕杜迪安真的要將他的家人斬殺,以死相逼,那樣的話他感覺自己會痛苦到發瘋,不過,雖然心中松了口氣,但杜迪安的這個問題,又讓他感到犯難,心中暗暗叫苦不迭,感覺這少年的每個問題,都刁鉆尖銳,觸及到他心底的禁忌。
        “我們搞研究的,需要力量也沒用。”波蘭低頭道。
        “力量對誰都有用,難道你們不渴望長壽?”杜迪安望著他,“一個醫生如果不吃自己開的藥,不接受自己的治療,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吃了會死,治療后情況會更差。”
        波蘭臉色變了變,臉上滲出細密的冷汗,將頭埋得更低了,他難以想象自己會在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少年面前,被問得無法招架。
        大殿內陷入寂靜,波蘭只聽到自己略微粗重的喘息聲,他將胸口屏住,但心跳反而更快了,只能輕輕裂開嘴唇吸入空氣,讓自己的鼻息聽得不那么明顯。
        “說吧,為什么?”杜迪安直視著他。
        波蘭咬緊嘴唇,過了半響,才嘆了口氣,像泄氣的皮球一樣抬起頭來,臉上充滿疲倦,道:“你真是一個怪物,你劫持我不是要我幫你制作狩魔器么,怎么還有心思注意到這些?”
        “你回答我的問題就行。”杜迪安說道。
        波蘭苦笑一聲,嘆道:“其實也沒什么,現在我也回不去了,說就說吧,犯了禁令我也認了。”他微微一頓,低聲道:“其實,這是研究所的規定,至于原因嘛,大概是魔痕帶來的效果,并非你們所感受到的那么顯著,的確,借助魔痕增強體質,能讓思維更敏捷,具有非凡的能力,但它并不能讓人長壽。”
        他嘴角露出一抹苦澀笑容,道:“殖入魔痕的人,壽命比普通人高不了哪去,而一旦老死的話,魔痕將會反噬主人,那畫面我相信你看過的話,絕對會后悔。”
        杜迪安瞳孔微縮,魔痕反噬?
        “我看過很多的死亡,為什么沒看過你說的魔痕反噬?”他立刻問道。
        波蘭嘲弄地看著他,道:“我說的是老死,你看過老死的狩獵者么,沒有吧,如果你看過就不會這么問了,戰斗而死的人,魔痕也會一同死去,但衰老而死的人,體內的魔痕卻不會就此死去,反而會反噬主人,將主人最后的生命奪走,借此存活。”
        杜迪安怔住。
        忽然一陣寒意從他胸口蔓延上來,頭皮發麻,全身激起一片雞皮疙瘩,他心臟顫栗,猛然間想起,自己胸口的魔痕中,可是裹著一條活的寄生魂蟲!這東西居然會在主人臨死時反撲?
        “就只有這一個原因么?”杜迪安臉色變幻不定,凝視著波蘭。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千炮捕鱼破解版内购 财富牛 宝博棋牌官网电话 排列三计划在线计划 山西11选五中奖金额 pc蛋蛋刷 东方6十1走势图 棋牌娱乐送28? 白小姐一肖精选中特网 股票分析方法 南京麻将花砸2是什么意思啊 快三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开奖直播 贵州麻将捉鸡下载 免费百家乐 浙江6+1走势图2元网 qq分分彩qq群